從《紅海行動》到《烈火英雄》,他對自己太狠了

時間:2019.08.08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L.T
對話杜江:《烈火英雄》拍攝命懸一線 片中父子情和現實中很像 時長:12:38 來源:電影網

對話杜江:《烈火英雄》拍攝命懸一線 片中父子情和現實中很像收起

時長:12:38建議WIFI下打開


1905電影網專稿 “這次回來,他整個人都瘦了一圈。現在那邊影廳裡的空調好像還壞了,跟蒸桑拿一樣,感覺他嗓子都快說不出話了。”坐在休息室等待杜江群訪回來的霍思燕,心疼地“抱怨”着。


剛結束了長達半個月《烈火英雄》的路演,杜江上午剛回北京,下午就緊鑼密鼓地開始了新一波的宣傳通告。


《烈火英雄》已經上映了6天,杜江跑了整整15座城市,見了無數觀衆和各家媒體,期間更是多次登上各類平台的熱搜。




“等會能幫我們再問一個問題嗎?杜老師剛急着去群訪,我們還有一個問題沒問完。”上一家媒體遞過來一張提綱,希望得到我們的幫助。


“接連參演了《紅海行動》《烈火英雄》《決勝時刻》《中國機長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幾部主流電影,你覺得共同點是什麼呢?”


“其實大家的問題都千篇一律。”一旁的媒介似乎說漏了什麼。


誠然,從《紅海行動》之後,杜江似乎已經成為了“主流電影”的代言人。後續還有《決勝時刻》《中國機長》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三部作品,檔期也均已被排得滿滿當當。


杜江主演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中薛曉路執導的部分


所以,不管是對還未上映作品本身的好奇,還是在當下這個特别的時間裡,媒體們自然不會放過對一切的追問。


可是,對我們而言,近4年的時間裡,從杜江主演的第一部電影《高跟鞋先生》到如今的作品,從别人眼裡的“霍思燕丈夫”和“嗯哼爸爸”到現在的“演員杜江”,他這期間的變化,才是我們最想去關注的。


我們問杜江,“做一個假設的問題,如果你付出了很多,但是未必立馬得到了回報,你會怎麼辦?”


這一次,他并沒有像其他問題一樣,着急着回答,反而想了許久,“把眼光看得長遠一點,回報的定義也可以放得寬一些,人生的失意未嘗不是一種回報,也許會讓你人生的路走得更堅定,對未來更有期盼也說不定。”


有這樣心态的演員,又怎麼不會越來越好呢?



“有所謂的野心,是一件進步的事情。”杜江從不否認,自己是一位有野心的演員。


杜江第一次拍電影,還要追溯到13年前的《白銀帝國》。在拍攝過程中,他誠惶誠恐,卻未想到,直到殺青的3年後,電影才有機會和觀衆見面。


《白銀帝國》中杜江飾演康四爺


他曾在博客裡回顧了拍攝時的心酸曆程,在某場感情戲的拍攝過程中,他和主演郭富城最後累到癱坐在地上,但覺得“不過再苦都沒有關系,戲好,才是我們大家的共同願望”


之後,杜江演過大大小小的電視作品,但大家對他的标簽更多還是“霍思燕丈夫”。


直到電影《高跟鞋先生》的出現,那時距離《白銀帝國》的拍攝已經整十年,觀衆開始逐漸認識到了演員杜江。


杜江在《高跟鞋先生》中的夢露造型


當時在春節檔影片的擠壓下,《高跟鞋先生》上映首日并沒有太高的排片,但是憑借大家的認可,排片和上座率均逆跌,最後拿下了1.29億票房。


正是這一年,杜江進組開始了《紅海行動》的拍攝。


雖然他當初接下《紅海行動》拍攝的初衷是因為“嫉妒”妻子霍思燕對彭于晏的崇拜,但是經曆了“魔鬼導演”林超賢的“折磨”,杜江對于表演越來越有自己的體驗。


杜江在《紅海行動》片場


就連導演陳國輝都曾心疼杜江因為《烈火英雄》的拍攝,差點喪命。但是他自己不以為然,更是敢再“挑戰”這些“魔鬼導演”們,“變态在這件事情上是報一次,我覺得他們還可以再變态一些”


如今連續拍攝主流電影,在外界眼裡都是類似的形象,但在杜江自己眼裡,“這些角色每一個都是新的人,我都會努力去尋找不同人物身上的特質”


20190808094600989266_副本.jpg

《烈火英雄》馬衛國(杜江飾)


誠然,這一切都是是杜江自己的成長。


“其實拍《高跟鞋先生》的時候,對于電影是懵懵懂懂的,就是覺得要認真地演好每一場戲,把導演交代的工作完成好。但随着現在拍了越來越多的電影,對于電影的理解,以及這份職業的理解也越來越多,自己的投入度越來越高吧。”



《烈火英雄》中,杜江飾演的馬衛國和父親的關系卻格外抓人。實際上,在這段戲的诠釋中,杜江放入了很多自己的個人經曆。


杜江父親一直以來都是“嚴父”形象,總是覺得自己的孩子不如自己強。


甚至後來杜江選擇演員之路時,父親并不認可,覺得家族裡并沒有這樣的基因,身體裡不可能存在藝術細胞。而且,杜江本身并不善于在人前表現,那時候,為了這件事,父子倆關系鬧得特别不愉快。


童年的杜江與父親


後來,杜江憑借自己的實力,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。不過,那會兒他父親也隻是告訴杜江,現在僅僅是進入到了一個不錯的學校,但未來想在事業上再攀高峰的話,還要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

“他總是用這種方式鞭策我。”那時候的杜江并不明白父親的苦心,但是随着嗯哼的出生,自己在家庭中身份的變化,“有一天發現自己和父親當年挺像的,開始懷疑是我當時錯了呢,還是我變了,總之,這是一個挺有趣的變化。”所以在《烈火英雄》表演時,杜江很自然的就把自己投入到了劇情當中。



遺憾的是,現實中的杜江很難再有機會像馬衛國那樣,能從父親那得到一個明确的肯定。


或許遺憾也成就了生活這門藝術。如今作為父親,即便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在各個方面都能比其他小孩優秀,但杜江還是選擇說服自己,靜下來的時候自我檢讨,“作為父親,自己并不是一個比其他父親都強的人。所以還是讓他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吧”。


如同杜江在綜藝節目中,和嗯哼的告白一樣,“你不是我的希望,你是自己的希望,你可以做一個全新的夢,那夢裡不必有我。然而我愛你,我的孩子。我愛你,僅此而已”。



當然,談到近期兒子嗯哼大王的近況時,杜江抑制不住自己的驕傲,原有的疲憊瞬間煙消雲散,“近期老師誇他網球打得越來越好了,原來隻是想着别讓他暑假老在家裡悶着,沒想到現在能有這樣的成績,我還是挺意外”。


過去,嗯哼經常問杜江,“爸爸,你變厲害了嗎?”如今,他因為兒子的變強,倍感驕傲。



拍《紅海行動》的時候,兒子嗯哼一度以為杜江真的去當兵了,覺得他是真的每天拿着槍去打壞人。那時候,杜江也非常享受兒子對自己的這種“誤解”。


可是,這種“誤解”總有被揭穿的時候。


3年後,《烈火英雄》上映,兒子逐漸明白了拍戲是怎麼一回事。“他現在會更多擔心我在工作中有沒有受傷。這次在看電影的時候,他看到鄭志犧牲了,雖然知道那是假的,但又覺得那個火太真實了,怕别人也受傷。”


“挺好的,他已經慢慢長大,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也會越來越全面。”


對于兒子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,杜江也有些許的想法,“希望他将來能看到我的電影裡,可能有一句從我嘴裡說出的話,他能聽出來那是我說給他聽的。那将會是我在作品裡埋的一個小彩蛋”。



雖然《烈火英雄》的宣傳已經進入了尾聲,但是杜江并沒能休息下來。《決勝時刻》已經定檔9月中旬,而《中國機長》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都定檔國慶檔。


20190808101021434252_副本.jpg


“接下來還是要再去宣傳,一定要先把宣傳工作做好。可能不着急着去拍新戲了,想先休息一下。我還是覺得自己需要再學習和沉澱一下,而且要去完成我兒子去水上世界的心願。”


在忙碌之後,能讓自己沉澱下來,回歸家庭,等到了适當的時候,再把最好的狀态放進表演之中。正是有了這樣的良性循環,我們才有機會在影視作品中,看到杜江更多的可能性。

文/L.T

雲中行走
傳記

雲中行走

走鋼索橫跨雙子塔

我的喜馬拉雅
劇情

我的喜馬拉雅

為國戍邊紮根雪域

那年八歲
兒童

那年八歲

算命先生與少年郎

太極張三豐
動作

太極張三豐

李連傑飄逸太極拳

完美有多美
喜劇

完美有多美

萌叔穿越暖心重生

心迷宮
懸疑

心迷宮

燒焦屍體引發迷局